1. 
        
        <em id="h65fm"><strike id="h65fm"><u id="h65fm"></u></strike></em>
      2. 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在“雙疫情”壓力之下,畜牧業的“智能時代”是否會加速到來?

        2020-03-24 18:12 出處:未知 人氣: 評論(

          在新冠疫情期間,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等多家醫院都陸續使用“機器人”送餐送藥,它們的出現不僅降低了醫護人員被感染的風險,同時也提高了配送效率,節約了一次性防護用品,在此次“戰疫”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時間關于“智能產品”多場景應用的相關話題引起行業人的深思。

          由此筆者聯想到畜牧行業,一來,畜牧業在此次新肺疫情中受到的沖擊相對嚴重,其除了受到交通運輸、市場浮動等方面的影響,還有一部分影響來自于一線員工無法返程復工,產生了生產崗位人員緊缺或一人多崗位現象,直接降低養殖場或相關企業的生產效率。二來,養豬業正經歷著非洲豬瘟疫情的考驗,和人類的新冠疫情十分相似。

          那么,在“雙疫情”壓力之下,畜牧業的“智能時代”是否會加速到來?

          人工智能在畜牧業應用是大大的藍海期

          眾所周知,全世界有一半的豬養殖在中國,那么如此龐大的數字對人力物力的需求可想而知。并且,相比國外而言,國內養豬業的效率是比較低的,我們養一頭豬的成本,相當于美國養兩頭豬。所有數字化程度低、效率低的地方,都給“智能”產品留下了極大的發揮空間,養豬業也不例外。這一點,從近幾年來網易、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巨頭跨行進入養殖業,就已經證明了其市場大有可為。

          隨著我國用工成本越來越高,且一些特殊崗位又特別稀缺,例如母豬場或產房等,對員工的經驗和責任心要求特別高,這些崗位要支付的人力成本更是巨大,并且此次新冠疫情也為養豬場老板敲了警鐘,因為一些客觀因素導致員工尤其是關鍵崗位員工缺崗,將直接造成豬場的損失。那么如何降低用工成本?如何解決關鍵崗位的可替代?在這次疫情之后,豬場的運作模式和人員配置必將有新的認知和突破。

          更為特殊的是,不同于其他行業,畜牧行業涉及到的產品都是“活物”,其在疾病防傳播等方面存在更高的風險,此次新冠疫情已經是給我們上了生動的一課。而人工智能的應用除了可以減少人力的投入,在空間隔離、凈化環境、降低患病風險等方面也都有不可比擬的優勢。

          如此種種,都為智能化產品進入養豬業提供了很好的入口。

          智能飼喂助力畜牧業安全高效復產

          無可厚非,人工智能在畜牧領域的全面應用潛力巨大,但是單純談豬場的人工智能應用范疇太大,就目前來說即使是溫氏、揚翔這樣的巨無霸企業也不敢說自己就已經全面實現了豬場的人工智能化了。并且豬場面智能化的一次性投入成本巨大,很多中小規模豬場只能望其項背。

          當下談豬場的“智能化”更多的體現在某一個環節,例如智能飼喂。

          首先,通過智能化精準飼喂,可構建全流程喂養科學化、少人化,降低人員流動風險,減少人豬接觸頻次。并且智能飼喂系統可以通過對采食數據的監控分析,為生產管理者及時預警問題豬只,做到早發現、早隔離,提高豬場生物安全水平。

          其次,智能飼喂系統可實現全流程精準飼喂,提高母豬繁殖性能和育肥豬生長性能??梢暬芾頌榻洜I決策提供支撐,提高豬場生產效率。通過對采食數據、環境數據進行監控,提供豬只遠程管理支持,為生產經營決策提供支撐。

          此外,智能飼喂系統將通過自動化智能化將作業程序化,減少人員操作的隨意性,提升豬場管理的執行力,標準化的管理模式也提升可復制性,同步應用到多個豬場。

          當下新冠疫情并未解除,非瘟疫情又抬頭,豬業復產形勢如火如荼,甚至一頭十幾斤的仔豬價格都被炒到了2000元,所以當下復產必須把握兩點:安全、低成本,否則復產失敗又將是血本無歸,而智能飼喂不僅可以解決上述痛點,且投入較小,回本周期短,可謂是豬場復產神器。

          人工智能產品百花齊放 畜牧領域黑馬層出

          人工智能在畜牧領域應用可謂一片藍海,除了京東、阿里等互聯網巨頭紛紛涌入,一些深耕于畜牧領域的科技公司也不斷放大招,上線硬核產品,例如深圳市智信農聯科技有限公司,團隊主要成員來自華為,將智能傳感、5G通訊、云計算和養豬集合,并擁有多項專利技術。

          相較于跨界巨頭,深圳市智信農聯長期將研發放在豬場一線,在規模使用的基礎上,產品已經經過五輪迭代改進,其智能設置細節更符合豬只的生理需要,更懂豬場需求。

          例如,智信農聯的“懷孕母豬飼喂器”內置飼喂曲線,自動按日齡飼喂,并且聯動背膘測定,自動調整飼喂量,可以實現精準同步投料,減少豬只應激精準投料,誤差在2%以下。再如智信農聯“哺乳母豬飼喂器”,可以實現產前一周限飼,產后一周逐漸增量,一周以內自由采食,并支持3-8餐設置,提高母豬采食量。并且可以依靠遠程監控,采食異常時進行實時推送,及早掌握豬群動態等等。

          其實,無論有沒有疫情的影響,人工智能在畜牧業的應用都將越來越廣泛,長遠來看這都是出于安全和節本增效的考慮。但是不得不承認,畜牧業在經歷了非洲豬瘟,尤其是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后,對人工智能的認知將提升一個新高度。而無論是跨界大佬的血拼,還是本領域黑馬嶄露頭角,都讓畜牧領域的人工智能場景應用迎來百花齊放的時代,最終的受益者都是養殖端。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 2002-2018 企業家在線
        手机真人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