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h65fm"><strike id="h65fm"><u id="h65fm"></u></strike></em>
      2. 內容字號: 默認 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 段首縮進取消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行業洗牌尚未結束 新三板小貸公司業績繼續兩極分化

        2019-04-19 09:18 出處:新浪 人氣: 評論(

          經濟下行、政策不明朗的承壓下,小貸公司面臨的洗牌尚未結束。

          截至目前,已有22家新三板小貸公司披露了2018年經營業績。這些公司合計實現營業收入8.76億元,同比增長4%,實現凈利潤近5億元,同比增長近七成。

          值得注意的是,整體業績的增長主要來源于少數幾家公司的貢獻,更多小貸公司仍受放貸規模減少、利率下滑、不良貸款暴露等因素影響,凈利潤持續下滑。

          多家小貸公司也在年報中明確表示,在監管漸趨嚴格的環境下,合規經營、財務透明、專注主業是目前行業內各公司的重中之重。

          業績繼續兩極分化

          數據顯示,22家發布年報的新三板小貸公司中,共有8家公司去年營業收入、凈利潤同比雙降,12家小貸公司實現凈利潤同比正增長。

          一位深圳地區小貸公司負責人表示,小貸行業目前仍面臨“內憂外患”:向外要面臨不明朗的政策環境和經濟環境,激烈的行業(包括銀行、互聯網金融機構等)競爭,貸款規模很難保證;向內還要控制風險,及時化解處置不良,風險資產規模不好控制。

          “這個時候能實現盈利增長頗為不易,”他進一步表示,“誰能有穩定的資金來源,有能力去開拓新業務,甚至是線上信貸業務,并且控制好新增風險,及時收回發放的貸款,誰才能活下來。”

          年報也顯示,多家月均貸款余額較2017年同期保持穩定增長的新三板小貸公司,普遍在去年實現凈利潤正增長。以扭虧為盈的濱江小貸為例,得益于貸款總額增長,該公司全年凈利潤從2017年凈虧損1.7億元大增至去年盈利766萬元。

          但還有不少小貸公司經營業績仍未見好轉,甚至營收、凈利潤雙雙下滑。以目前的“虧損王”陽光小貸為例,該公司去年出現凈虧損657萬元,同比下滑169%。

          這既受費用支出增加,以及不良暴露導致的資產減值損失計提增加等因素影響,更重要的是受營業收入下滑的影響。

          陽光小貸在年報中解釋稱,去年公司貸款余額下降、部分推行利息減免政策,導致營業收入下滑。“一方面,去年公司大力收回原線下傳統業務貸款余額轉做線上業務,在線上業務尚不具備迅速大量發展的時候,公司收緊放貸節奏,致使賬面上較長時間滯留了大量現金,沒有有效的產生效益;另一方面,為了更快回收原線下傳統業務貸款,對一些客戶給予了還本減免利息的優惠。”

          新三板小貸公司

          摘牌潮持續

          此前,小貸公司在新三板金融類企業中扮演重要角色。自2014年7月鑫莊農貸掛牌以來,最高峰時共有46家小貸公司登陸新三板,待掛牌、待審查企業中也多有小貸公司身影。但截至目前,僅有33家新三板小貸公司仍處于正常掛牌并運營狀態。

          在這之前,佳和小貸于2016年11月成為首家終止掛牌的新三板小貸公司,此后2016年、2017年分別有5家公司選擇摘牌。今年以來,和信科貸、昌信農貸也陸續完成摘牌。

          此外,鑫莊農貸、日升昌分別于去年7月、11月公告摘牌計劃,但由于無法與部分股東達成一致意見,摘牌計劃均無進展,需要在合適時機重啟終止掛牌申請。

          整體來看,新三板小貸公司摘牌的理由一般是“公司經營和發展戰略調整”,也有小貸公司直言,申請摘牌是“為節省掛牌期間持續督導、法律顧問、財務審計等方面的費用”。

          有券商新三板研究分析師表示,類金融企業有著更嚴格的信披和監管要求,每年還要繳納不低的掛牌費用,企業如果認為掛牌新三板的成本過高,就可能會選擇終止掛牌。

          而在融資不得、成交不活躍的情況下,新三板掛牌帶來的業務支持、信用背書等品牌效應依舊支持著大部分小貸公司繼續留守,部分公司選擇進行業務轉型,但依舊“行路難”。

        分享給小伙伴們:
        本文標簽:

        更多文章

        相關文章

        ?
        Copyright ? 2002-2018 企業家在線
        手机真人打鱼